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从游戏到电影,刺猬索尼克的前世今生

从游戏到电影,刺猬索尼克的前世今生

图片说明:从游戏到电影,刺猬索尼克的前世今生,。

今年来势汹涌的新冠疫情让全球的电影行业从业者叫苦不迭,《花木兰》、《神奇女侠2》、《侏罗纪世界3》等一众现象级大片纷纷改档。不过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令人惊奇的是,原本在上映前并不被看好的《刺猬索尼克》却异军突起,意外成为了2020年最为成功的好莱坞游戏改编电影。凭借此片,派拉蒙成功赚得超过3亿美元的全球票房,而这还不包括后期影片周边和广告代言所带来的收入。索尼克的前世今生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世嘉是全球游戏界的霸主,并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游戏机厂家。但即使如此,世嘉也不得不面对来自索尼和任天堂的竞争压力和挑战。1990年,为了抵抗任天堂出品的《超级马里奥》,并创造新的游戏销售记录,世嘉开始了新游戏的策划和研发。新的游戏不仅需要在游戏体验感有进一步的提升,同时还要求设计一个醒目亮眼的游戏人物形象来作为品牌新的吉祥物。就这样,在多次设计和修改之后,艺术家安原弘和,程序员中裕司和设计师大岛直人联手创作出了后来世人皆知的刺猬索尼克形象。可爱的人物形象帮助游戏销量大幅提升,使世嘉在九十年代初便站在了业界的制高点,步入了辉煌的十年。同时,盛极一时的世嘉为了扩大自身影响力,也在努力使索尼克不断走出游戏。1993年开始,索尼克成为了日本棒球职业联赛的吉祥物。也是在同一年,被全球无数玩家和粉丝所熟知的索尼克还挺入了职业赛车界,成为了F1赛车威廉姆斯车队的吉祥物,并助其成功夺得了当年度的职业联赛冠军。但步入了21世纪之后,依旧沉迷于旧式游戏机开发,丝毫没有革新进取意愿的世嘉最终迎来了衰退。而曾经作为其旗下最为成功和出色的游戏人物形象索尼克也由于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被无情遗忘,终究还是成为了过去的历史。在新一代游戏玩家的眼中,相比超级马里奥、精灵宝可梦等一些经久不衰的游戏IP,索尼克已然不复当年的王者风范。但凭借近年来在《无敌破坏王》、《头号玩家》等多部影视作品中的惊喜亮相,索尼克依旧成功勾起了不少成年观众对童年游戏时光的回忆。要知道曾几何时,索尼克还曾是北美地区最受观众朋友们喜爱的游戏形象。一波三折的电影制作也正是基于此,即便如今的世嘉已然江河日下,同样有着游戏业务,曾经是竞争对手的索尼依旧还是接下了为世嘉拍摄索尼克电影的项目。但是令人颇感无奈的是,由于索尼高层迟迟不明确答复,从2014年便已经就位的幕后团队始终没有等来正式开机拍摄。再后来,影片的制片公司换成了曾经出品过《变形金刚》、《特种部队》、《忍者神龟》等诸多玩具、动漫真人电影的派拉蒙电影公司,电影才终于步入正轨。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制片方发布影片第一款预告片时,又意外遭到了全球粉丝和影迷的猛烈抨击和抵制。为什么呢?且听我慢慢道来。在原作游戏中,索尼克极具卡通人物特征的人物形象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早就已经成为了这个角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在电影预告片中,索尼克的形象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修长的大腿,小巧的眼睛,真实的毛发……这种过度真实化的银幕演绎造成了“恐怖谷效应”。粉丝们所期待的是像“蓝精灵”、“加菲猫”那样真人与CG相结合的索尼克大电影,而不是一个真的索尼克。有鉴于《忍者神龟》的前车之鉴,派拉蒙这一次终于学乖了。在发布第一款预告片之后,便根据粉丝们的诉求,对影片制作及时做出了调整。不仅调整了索尼克的银幕形象,使之尽最大可能与游戏和动漫形象保持一致,而且为电影后期制作追加了五百万美元的预算,同时亦相应对影片制作团队和上映档期作出了调整。原本计划于2019年底与观众们见面的《刺猬索尼克》作为推到了2020年初上映。派拉蒙花的最值的五百万《特种部队2》、《变形金刚5》、《忍者神龟2》相继失败,而《碟中谍》系列又随着阿汤哥年龄渐增而日见颓势。曾经稳坐好莱坞第一把交椅的老大哥派拉蒙如今已经江河日下,早已成为了迪士尼的手下败将,每年新片所占市场比例几乎可以说少的可怜。这两年,病急乱投医的派拉蒙为了生存,使尽了浑身解数。比如去年的《大黄蜂》,在《变形金刚5》惨遭“滑铁卢”之后,为了挽回大量忠实影迷和女性观众青睐,派拉蒙果断摒弃了延续多年的“爆炸贝”路线,转而走致敬G1动画风和亲情路线。不过,相比《刺猬索尼克》的成功,《大黄蜂》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五百万美金和三个月后期制作时间,使堪称灾难的电影焕然一新,完全改变的索尼克形象和趣味横生的故事剧情不仅给众多想要重温情怀的观众带来了惊喜,同时也令许多在上映之前纷纷唱衰的媒体措手不及。相比此前许多“雷声大雨点小”的游戏改编电影,从商业角度而言,《刺猬索尼克》可以说是一部成功的改编作品,有诸多出彩的地方。比如影片与原作索尼克几乎别无二致的形象设计,电影开头和结尾致敬游戏关卡的场景设计,模仿《X战警:逆转未来》的“子弹时间”以及片末高潮穿越世界风景名胜的创意片段。但客观而言,《刺猬索尼克》的故事与去年的《大黄蜂》几乎别无二致,同样是意外流落他乡的主角,同样是讲述重生与救赎。从本质上来说,派拉蒙这一次的成功只是对之前成功的完美复刻。极具反差效果的主角设置从《加菲猫》到《泰迪熊》,从《大侦探皮卡丘》到《刺猬索尼克》,我们可以看到好莱坞近年来日趋成熟的成人童话故事构建。许多原本在游戏和动漫中有着青少年定位的人物,在电影中为了赢得更多观众的青睐而对年龄设置运用了加法。这种原作和电影的反差很多时候不仅没有让观众反感,反而相映成趣。因为这样一来,电影的主题可以变得更加丰富多彩,通过人物形象赢得青少年观众喜爱的同时,也不至于让当年看着这些动漫,玩着这些游戏长大,如今已然成长为成年人的情怀观众在观影过程中感觉到无聊。作为一部主要面向青少年的家庭电影作品,《刺猬索尼克》在剧情上作出了极大的妥协和牺牲,这对于那些想要为情怀买单的成年观众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比如如果仔细深究,会发现电影的许多剧情前后矛盾,一众主角的智商经常下线以及为什么索尼克76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能够跑出“子弹时间”?可即便如此,电影依旧赢得了不少成年观众的喜爱和积极好评,为什么呢?答案就是极为讨巧的在索尼克年龄和身世背景上做出了和《大侦探皮卡丘》殊途同归的设置。在原作中,索尼克基本上就是个小孩,而电影中的索尼克则完全转变为了一个习惯于孤独生活,渴望家庭与友谊的青少年。此前曾经为《极速蜗牛》、《乐高大电影2》等动画电影配音,并出演过《天伦之旅》、《云中行走》等佳作的本施瓦茨为片中的索尼克贡献了自己独一无二的声线,演员与人物在看似幼稚平淡的剧情中碰撞出了珠联璧合般的灵魂火花,为电影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活力。永远的金凯瑞为了突出索尼克的主角光环,片中的一众配角演员基本乏善可陈,不过在侄女极力劝说下最终同意参演“蛋头博士”的金凯瑞却在本片中贡献了自己极具魅力和个性的演技。在游戏与动漫原作中,和守护正义、热爱和平的索尼克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十恶不赦、极具喜感的反派“蛋头博士”。索尼克与蛋头博士的关系就像格格巫与蓝精灵,喜羊羊与灰太狼一样,基本属于打不死的小强。这个反派人物的设计可以说与DC漫画中超人死敌莱克斯卢瑟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有着高智商,同样有着光光的脑袋,唯一的不同可能前者演变出了后者所不具有的特殊喜感。为了使自己更接近于原作的人物形象,金凯瑞在面部表情、说话语气以及肢体语言上可谓是下了一番苦功。近年来鲜少有新作品问世的金凯瑞在影片中甚至演绎了一段极具魔幻色彩的热舞片段,几乎瞬间使许多观众能够重新回忆起当年在《变相怪杰》中那个无比癫狂的金凯瑞。虽然没有原作中蛋头博士的经典大肚子,但是金凯瑞版的“蛋头博士”银幕表现依然可圈可点,甚至是片中的喜感担当。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日本高清无码小视频_美女黄片av视频网天天视频_av路线一--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从游戏到电影,刺猬索尼克的前世今生

文章地址:http://www.nacrafrance.com/article/7.html
有关热门【从游戏到电影,刺猬索尼克的前世今生】的标签